管理人/作者:君少
2020.04.01 重新建置,火影、金光文章已搬運完畢。其他文章仍在搬移中...
因主機限制,爆流量時會暫時無法訪問,請一小時後再訪。如發生歡迎至 plurk 反應

【鼬寧】無所謂戀愛 27

27

 

等到鼬解決了兜,並與佐助會合回到木葉的同時,也得知了寧次為了保護鳴人和雛田,承接十尾的攻擊而喪命的消息。

 

 

他木然的看著躺在一旁,額上已沒有咒印的寧次,只覺得眼前所見彷彿都黯淡起來。

 

沒有時間讓人們緬懷,所有的忍者都仍在禦敵戰鬥,這麼做的目的都是為了不讓同伴們犧牲、不讓那些死去英靈白費性命,也是為了平息戰亂迎來和平,但他的世界彷彿停滯了一樣。

 

 

他突然就想到,寧次曾問他,幸福是什麼?

他回了「村子能夠和平,不再有戰事的話,就會覺得幸福吧。」

 

當時他真的是那麼認為的,即使沒有遇見寧次,想拯救村子與水火之中的心情也不會改變,所以他一度以為這其中並沒有所謂的愛情。

 

但就如止水曾說過的──"恨意這東西和愛意都是會累積的,或許不會是現在,但在幾年後,那樣的情感會發酵……"──

 

大概愛意這種東西在最初便已存在,只是一開始的在意和關心在過了幾年累積之後,逐漸昇華成愛情。

 

因為一直沒有思考過,也沒有以愛情的角度喜歡過一個人,所以從沒有察覺到,可是反問了自己之後,一直潛藏在心中那答案突然變得清晰──

 

是的,他喜歡日向寧次,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愛著日向寧次。

 

然而他的情感察覺的太晚,直到發現寧次再也不會站在他身側的時候,他才明白即使戰爭平息,那個只屬於自己的幸福也已經不存在了。

 

「──哥哥!」

 

佐助的呼喊劃空而過,鼬反射性的揹負起寧次離開下一秒便炸成碎塊的岩地。

 

 

「這裡讓我來!哥哥你、你先帶著寧次到安全的地方吧!」

 

 

佐助護在鼬的身前,臉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兩道血痕。在這種危急的狀況下,自己這樣的狀態也只會拖累佐助吧。

 

不只是寧次的事,他知道自己的身體在前一場戰鬥已經耗費太多,或許再發動一次萬花筒血輪眼將會達到極限……

 

 

他讓寧次平躺下,輕輕地替寧次撥開額前的碎髮。不知怎麼的,他覺得寧次是笑著的。那樣的笑容,他也曾在止水的臉上看過。

 

 

他想起幼時的寧次對他說

『我希望成為一名忍者,繼續保護著父親大人以死換來的這個村子。』

 

 

所以寧次也跟止水一樣,因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所以笑著離開了嗎?

 

 

他替寧次將嘴角的血跡拭去,此時的寧次彷彿就只是睡著了一樣。

 

「寧次,你曾問過我幸福是什麼?我當時說是村子能夠和平、不再有戰事吧?……但是如果和平的村子裡沒有你,那我的幸福永遠都會有缺憾。」

 

 

那天寧次問他幸福是什麼,現在他也想問,對寧次而言的幸福又是什麼?

也是和平嗎?還是也有其他的想念或遺憾嗎?

 

 

寧次對自己,又是持有什麼樣的心情?

而他的問題,不會有解答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轉身也投入了戰局。

 

待續

————————-

有看過以前發的網路版的朋友應該會發現,本來是沒有多這一章的…是後來2020年要重貼時新寫的

緣由是當初寫的時候心情上是不想描述寧次陣亡和虐鼬的場景所以跳過…

但重看的時候還是一直覺得中間少了一段,決定還是加寫了這一段

加這章也不會影響原本的結局,但連帶最終話也做了一些調整,不過差異不大就是了

純粹是一種自我滿足吧,當然也不是就代表新版比較好,只是想加強一些部分~

哪個版本比較好就留給讀者品味了~

已經發的網站是不會再回去貼新版了,也算是這網站的一個小彩蛋吧!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