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作者:君少
2020.04.01 重新建置,火影、金光文章已搬運完畢。其他文章仍在搬移中...
因主機限制,爆流量時會暫時無法訪問,請一小時後再訪。如發生歡迎至 plurk 反應

【鼬寧】無所謂戀愛 19

19.

 

 

寧次還是第一次來花店。

小李在中忍考試因為對戰我愛羅而受重傷時,他雖然有探過幾次病,但買花的工作完全是由天天負責。

今天正好是井野顧店,她看到寧次踏進花店時訝異的發出了聲響:「耶~難得寧次會來買花,是要買給誰呢?」

 

「是要探病用的。」

 

「啊,這樣啊,最近確實不是很平靜呢……」井野頓時收起笑容,神色也跟著暗了下來。「這樣的話我來幫你配些適合探病的花束吧?你稍等一下。」

 

「麻煩妳了。」

 

對於花他還真是一點研究也沒有,井野能協助他真是太好了。在井野包著花束的同時,寧次也環顧了花店的各種花品的同時突然注意到在花團錦簇的花當中,竟然有一盆上頭寫著「星辰」的花。

 

「這種花叫作星辰花嗎?」

 

井野瞧了一眼,又繼續包著花束。「是呀,很漂亮的花吧?他的花語也很浪漫喔~」

 

「花語是什麼?」

 

「星辰花的花語,就是『勿忘我』,也可以延伸成『永遠不變的心』。」繫上彩帶,井野滿意的看著完成品。「好囉~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唷,特別招待你的第一次光顧。」

 

遞給了寧次,但對方卻遲遲沒有接手,井野移開花束,只見寧次怔在原地。「寧次?」

 

「好了嗎?」井野的聲音喚回寧次的注意,「謝謝。」接過花束,寧次將錢遞給井野,但這次卻換井野愣住。

 

「怎麼了?」

 

「…呃,或許是我的錯覺,只是……你沒事吧?」

 

「我?」

 

「因為你…眼眶看起來紅紅的……」看起來,就像要流出淚來。

 

接受到井野擔心的神情,寧次只是淺淺的扯了嘴角,輕描淡寫的解釋:「別在意,只是對花有些過敏而已。」雖然井野的表情還是很僵硬,但也還是收下寧次的錢,看著寧次若無其事的走出花店。

 

「歡迎下次再光臨……」都快看不到寧次的背影,井野才愣愣的說。

 

 

"星辰花的花語,就是『勿忘我』,也可以延伸成『永遠不變的心』"

 

為什麼他到現在才知道,那偽裝的名字有著什麼樣的涵義?

那樣的假名並不是毫無意義,而是代表著宇智波鼬真正的心意──包含著對於木葉不變的效忠、始終愛著村子,還有,要他千萬不要忘記宇智波鼬這個人,所以那時候才會不斷的問自己:是不是不會忘?是不是永遠都會記住?

 

但鼬要他記住的,從來都不是"星辰"這個名字,而是這名字所代表的意義──要他記住自己的真實情感、永遠不要忘記和自己一起度過的回憶,還有他對命運永不妥協的堅決信念──

 

因為深刻的明白這一個道理,所以也一直想告訴自己「命運是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改變的」,只是當時的他仍什麼都不懂。

而現在他明白鼬至今為止的努力都是為了延續村子的和平,就如同父親一樣,即使明白這將犧牲一切也毫不猶豫地交出自己的人生

 

他根本不敢想像如果他接受綱手的任務前往那個地方、如果他沒有在那個地方找到宇智波鼬、如果他從來都沒有認識過宇智波鼬……那這個人現在又會在哪裡?

 

他知道宇智波鼬從來都沒有抱著自己最後能夠生存下來的奢望,只在乎這項任務能不能完成,就算沒有人知道他犧牲了什麼,他也打算就算死也要謹守著宇智波的秘密。

 

愛著宇智波,同時又憎恨著宇智波,而最後他選擇的,是村子的和平,還有反抗命運的道路,即使他深知這條路是孤獨的。

 

若是他早一點知道宇智波星辰就是宇智波鼬的話,是不是就能為宇智波鼬做些什麼?是不是就能早點讓宇智波鼬從那樣的深淵中解脫?

 

寧次看著雙眼圍著一環繃帶,沉睡在床鋪上的宇智波鼬,心感到陣陣鈍痛,痛楚像要窒息般的緊壓著胸口,讓寧次一度喘不過氣。

 

「……寧次嗎?」

突然響起的的聲音讓寧次睜開了眼。

 

「嗯,是我。」或許是為了讓宇智波鼬有些安心,他將手放在宇智波鼬的手上。「你現在怎麼樣?有好點了嗎?」

 

「沒什麼大礙,只是眼睛就算睜開也看不到,有些不適應。」

 

「為了不讓你的身體再增加負擔,只能先暫時封住你的視覺,別擔心。」

 

「我知道,只是覺得有點可惜。」

 

「可惜?」

 

「好不容易回村子了,卻無法用自己的雙眼凝視……」宇智波鼬頓了一下,突然握住了寧次放在自己掌心上的手。「寧次,你怎麼了?」

 

寧次紅著眼眶,沒有揮開像是安撫著自己的手也沒有回話。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你好像在哭……」

 

「才沒有呢。」用著十分輕快的語氣說著,但淚卻悄然流下。

 

他不知道眼前這個看不見的人是否發現了,他只是回握了那雙手,內心不斷的祈禱著這個人能夠得到幸福。

 

待續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