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作者:君少
2020.04.01 重新建置,火影、金光文章已搬運完畢。其他文章仍在搬移中...
因主機限制,爆流量時會暫時無法訪問,請一小時後再訪。如發生歡迎至 plurk 反應

【鼬寧】無所謂戀愛 13

13.

 

寧次從沒有想過,那竟然會是最後一次和那個人相見。

 

隔日,宇智波一族在一夕之間被殲滅的消息傳開,生還者只徒留年幼的宇智波佐助,以及屠殺了全族的兇手──宇智波鼬。

至於其他人,無一倖免。

 

寧次茫然的張大著的雙眼,凝視著眼前被一道封鎖線和木板所隔絕的村子,久久無法言語。

 

那個人不在了?再也見不到面了?就像自己的父親的一樣,永遠離開他了?

 

 

不死心的跑去問上忍,所得到的答案都只有一個──

『宇智波星辰?我不知道有沒有這個人,可是生還者確定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滅族的兇手宇智波鼬,另一個是他的弟弟宇智波佐助,至於其他人的話,我很抱歉……』

 

──怎麼可能大家都不知道那個人?明明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真真實實存在的人,為什麼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一直以為宇智波星辰這個人對自己而言無關痛癢,就算不來找他也無所謂,可是,為什麼現在會像失去父親時那樣心痛?

 

那個人總是無預警的來找他、即使很忙碌還是抽空來陪伴他,他雖然從來都不知道理由,可是每當看到那個人在自己的身旁時,心裡都有著莫名的安心和踏實。其實理由從來都不重要,因為他很感謝、也很喜歡那個人陪在自己的身邊,只是因為自己的倔強,所以從來沒有給過那個人說過些什麼道謝的話。

 

現在才意識到這點,卻已經太遲了……想說的話,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因為那個人不在了,再也見不到面了。就像自己的父親的一樣,永遠離開他了!即使這次他主動來找,那個人也不會出現在自己眼前了;想說的話也再也傳達不到那個人的耳中。

 

再一次,又有人離開他的世界。

 

那道因為父親的死去而從未被治癒的傷口再度湧出血來,讓寧次眼眶一熱的湧出淚來,發誓不再哭泣的,但他現在只能像個無助的孩子般,除了流淚什麼也做不到。

 

宇智波一族的慰靈碑中,找不到"星辰"這個名字。

或許一開始那個人說沒有告訴自己真實的名字,又或許是因為找不到屍體而未被刻上,但那對於寧次來說並不重要。

 

即使沒有人知道那個人,即使那個人在最後騙了他,他也絕對不會忘記、絕對會記住,因為他跟那個人承諾過了。

 

──"不管過了多久,你都會一直記住嗎?"

耳畔傳來那個人的聲音,寧次仰望著星空,用發誓的口吻道:

「宇智波星辰,我永遠都會記住的。」

 

是的,永遠……

即使這兩個字太過於沉重,他仍會背負著這個承諾,直到生命消逝為止。

 

雖然那個人說過:『命運不是絕對的,就像籠中鳥並沒有被剝奪自由,而是被自己限制的道理。』但若接受了這句話,他又要怎麼承受那個人已離開的事實?

 

因為他一點也不堅強,所以只能將這些都推託給命運,這樣他才能在無法拯救任何人的無力感中再度站起。

 

──是啊,難道這一切不是因為命運嗎?正因為你作為宇智波的族人出身,才會死於這場屠殺之中?

 

待續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