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作者:君少
2020.04.01 重新建置,火影、金光文章已搬運完畢。其他文章仍在搬移中...
因主機限制,爆流量時會暫時無法訪問,請一小時後再訪。如發生歡迎至 plurk 反應

【殢師】舊事˙小燭

<舊事˙小燭>

 

百年前他許下了的承諾,最後卻放任那個人獨自面對一切,沒有保護無衣師尹,甚至連替他報仇的諾言也無法實現。

 

他如常地靠坐在浮廊的庭石旁,景色依舊,但不同的是,那一個人已不會再走到他面前。

橫放在劍架上的墨劍彷彿隨著不能實現的承諾般斷成兩半,上頭的血已涸,而他的時間也停留在那一刻,不願向前,卻也無法倒退挽回曾經的一切。

「劍尖所指,若不能了卻心念,這口劍又算什麼……」他撫著被截斷的劍尖。劍曾是他的一切,但現在,他卻再無心握劍。

「吾說過,你死了,吾會替你報仇,這是吾對你的劍下允諾。如今,人我兩負,吾什麼也做不到……」

「吾記住了往後每一劍落,傳入耳裡的哀吟聲響,卻忘了你當時的眼神……以至於後來看你時,總是錯過你眼底一閃即逝的暗影,吾以為已將你看得太透,卻忘了用心聽你的心情了……若能再聽見雪落,是不是充耳哀吟就能再回來?」他伸出手,落雪在他的掌心化成了水,但他的雙手卻感受不到任何溫度。
「吾到底失去了什麼?怎會感覺吾什麼都握不住了……」

自遠方吹拂過臉頰的風摻雜著一絲熟悉的薰香,令他不禁抬頭凝望。
遠方一道身影自前方緩步走來。

從不允任何人踏入,但如今他沒有阻止那一個人走到他的跟前,只是坐在原地注視著那人手上,原本是無衣師尹從不離身的香斗。

「劍,從來無心,是持劍者投射了情感,劍才得顯味。」

殢無傷看著素還真向他遞出的香斗,眼眶澀然。

無衣師尹從未放下香斗,就如同背負什麼一樣,那香斗從不離身;上頭的薰香,依舊是屬於無衣師尹身上熟悉的味道,然而香斗猶在,持著他的人卻已不再是無衣師尹。

「以前,吾為察知師尹所說每一句話之真偽,學會了察眼觀心,如今,他眉目朗朗在吾眼前,吾卻什麼也看不清了……」

他記住了無衣師尹每個表情、每個眼相,卻忘了用心去聆聽那個人的內心,以致連最後一次的分別時,他都沒有注意到無衣師尹的變化。
無衣師尹早就決定要自己面對一切,所以在魋山,才沒要求自己一路隨行到最後;而他,早在無衣師尹要恩義兩清時就該要察覺到才對。

「有很多時候,人不需要用眼睛去判讀世界,閉眼聆聽自己的心音,循心而往,便得無悔矣。你現在脈搏三跳一缺,急中有失,且不論醫理,這脈象,顯示了你正處於對過往的深執與悔恨。」

殢無傷握緊手中的香斗。
深執、悔恨……為何他總是等到人離開了他才能明白?

即鹿的死,他來不及挽救,但無衣師尹一直在他身邊,他卻仍舊沒來的及阻止,讓憾事一再發生。

早該明白,是無衣師尹一直在他身邊,而不是他在無衣師尹身邊。
他不曾主動尋找無衣師尹,總讓那一個人獨自承攬一切……
因為承諾才保護著無衣師尹?因為償還才縱容無衣師尹?他們的關係甚麼時候變成如此脆弱?

施恩者與報恩者──他們兩人,不該只是為了恩情而綑綁;百年來的相識,他們之間還有更加深刻的情感,不是嗎?

在理清的思緒後,他才察覺自己厭惡無衣師尹的理由,並非是那個人虛偽的表象,而是對他隱瞞的真實情緒──

為什麼在憤怒的時候還要對他展露雲淡風輕的笑容?
為什麼在難過的時候選擇一個人獨自淌淚?
甚至在哭泣之後,還強作自若冷靜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就連面對死亡這件事,無衣師尹也不願告訴他!

總是隱瞞自己弱勢的一面,像對待別人一樣的與他來往,始終不願對他展現真實的自我;他一直希望的,是無衣師尹完全的信賴和依靠,而不單只是仰賴他的劍。

「哈……」
笑出涼薄的聲音,這才明白,原來他冀望、渴求從那個人身上得到的,竟是這麼多。

他自素還真的手中接下無衣師尹最後遺留的香斗,香爐不再散出薰燃的煙。火已熄,但那味道卻彷彿從未散去的瀰漫在他的鼻間,如同那一個人的身影不曾消逝。

眼眶微濕,睹物更思人。
──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他又想起來了。
無衣師尹的案前總會有一盞燈台,在永晝的慈光之塔,那盞燈總會點上燭火,他一直無法理解在終日白晝下點燈有甚麼意義。他只知道,對無衣師尹來說,那燭光彷彿代表了甚麼很重要的東西,所以那個人總會小心翼翼的延續著燭上的燈火。

雖然那不是那盞燈,但殢無傷仍點燃了香爐,未燒盡的薰草瀰漫出熟悉的味道,令殢無傷不禁將持著斗柄的手握得更緊。

「無衣……」

曾以為相見無緣,在他再度抬起頭的瞬間,那抹深紫卻站在他的身前,一如每次離開浮廊的背影。
分不出那究竟是幻影還是真實,他無暇思考,只是站起身來,奮力的跑向前,伸出手將那個人的手給緊緊握住。

如同第一次握住無衣師尹的手一樣,那雙手傳來的溫度仍不具有溫度。
依舊冰冷,卻十分真實。

他總算再度抓住了這一個人──

「無衣師尹……這次,吾絕不讓你再離開了。」

舊事˙小燭/完
———————————-
雖然拖了很久,但舊事篇寫到這裡就算是結束了(應該
至於結局再有續篇(有這東西?)之前大家可以自由想像XDD

雖說小哥在正劇經歷了風風雨雨,但果然對這配對依然有很深的執念…

每每看到這兩個人都有一種揪心的感覺
雖然在乎對方,但都太晚才明白
有時候人就會很執著於某一種心情或想法
真的等到人已經真正離開再也見不到的時候才會從那種執念醒過來
以為在乎的其實不是那麼在乎;以為不在乎的其實很在乎
正劇如此,只能希望在同人世界裡讓他們有個不一樣的結果或有挽回遺憾的機會

我總想,或許小哥也是因為恨不了,才甘願就這麼信著那道師尹虛構出來的雪謎吧
也用未敗前保他性命之類的誓言加鎖自己
至於師尹點的光,我自己認為那是一種希望慈光能永耀的寄託、希望自己能夠永遠記住滿手血腥是為了甚麼的初衷吧;;w;;

【殢師】舊事˙小燭 -1

<舊事˙小燭>

 

百年前他許下了的承諾,最後卻放任那個人獨自面對一切,沒有保護無衣師尹,甚至連替他報仇的諾言也無法實現。

 

他如常地靠坐在浮廊的庭石旁,景色依舊,但不同的是,那一個人已不會再走到他面前。

橫放在劍架上的墨劍彷彿隨著不能實現的承諾般斷成兩半,上頭的血已涸,而他的時間也停留在那一刻,不願向前,卻也無法倒退挽回曾經的一切。

「劍尖所指,若不能了卻心念,這口劍又算什麼……」他撫著被截斷的劍尖。劍曾是他的一切,但現在,他卻再無心握劍。

「吾說過,你死了,吾會替你報仇,這是吾對你的劍下允諾。如今,人我兩負,吾什麼也做不到……」

「吾記住了往後每一劍落,傳入耳裡的哀吟聲響,卻忘了你當時的眼神……以至於後來看你時,總是錯過你眼底一閃即逝的暗影,吾以為已將你看得太透,卻忘了用心聽你的心情了……若能再聽見雪落,是不是充耳哀吟就能再回來?」他伸出手,落雪在他的掌心化成了水,但他的雙手卻感受不到任何溫度。
「吾到底失去了什麼?怎會感覺吾什麼都握不住了……」

自遠方吹拂過臉頰的風摻雜著一絲熟悉的薰香,令他不禁抬頭凝望。
遠方一道身影自前方緩步走來。

從不允任何人踏入,但如今他沒有阻止那一個人走到他的跟前,只是坐在原地注視著那人手上,原本是無衣師尹從不離身的香斗。

「劍,從來無心,是持劍者投射了情感,劍才得顯味。」

殢無傷看著素還真向他遞出的香斗,眼眶澀然。

無衣師尹從未放下香斗,就如同背負什麼一樣,那香斗從不離身;上頭的薰香,依舊是屬於無衣師尹身上熟悉的味道,然而香斗猶在,持著他的人卻已不再是無衣師尹。

「以前,吾為察知師尹所說每一句話之真偽,學會了察眼觀心,如今,他眉目朗朗在吾眼前,吾卻什麼也看不清了……」

他記住了無衣師尹每個表情、每個眼相,卻忘了用心去聆聽那個人的內心,以致連最後一次的分別時,他都沒有注意到無衣師尹的變化。
無衣師尹早就決定要自己面對一切,所以在魋山,才沒要求自己一路隨行到最後;而他,早在無衣師尹要恩義兩清時就該要察覺到才對。

「有很多時候,人不需要用眼睛去判讀世界,閉眼聆聽自己的心音,循心而往,便得無悔矣。你現在脈搏三跳一缺,急中有失,且不論醫理,這脈象,顯示了你正處於對過往的深執與悔恨。」

殢無傷握緊手中的香斗。
深執、悔恨……為何他總是等到人離開了他才能明白?

即鹿的死,他來不及挽救,但無衣師尹一直在他身邊,他卻仍舊沒來的及阻止,讓憾事一再發生。

早該明白,是無衣師尹一直在他身邊,而不是他在無衣師尹身邊。
他不曾主動尋找無衣師尹,總讓那一個人獨自承攬一切……
因為承諾才保護著無衣師尹?因為償還才縱容無衣師尹?他們的關係甚麼時候變成如此脆弱?

施恩者與報恩者──他們兩人,不該只是為了恩情而綑綁;百年來的相識,他們之間還有更加深刻的情感,不是嗎?

在理清的思緒後,他才察覺自己厭惡無衣師尹的理由,並非是那個人虛偽的表象,而是對他隱瞞的真實情緒──

為什麼在憤怒的時候還要對他展露雲淡風輕的笑容?
為什麼在難過的時候選擇一個人獨自淌淚?
甚至在哭泣之後,還強作自若冷靜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就連面對死亡這件事,無衣師尹也不願告訴他!

總是隱瞞自己弱勢的一面,像對待別人一樣的與他來往,始終不願對他展現真實的自我;他一直希望的,是無衣師尹完全的信賴和依靠,而不單只是仰賴他的劍。

「哈……」
笑出涼薄的聲音,這才明白,原來他冀望、渴求從那個人身上得到的,竟是這麼多。

他自素還真的手中接下無衣師尹最後遺留的香斗,香爐不再散出薰燃的煙。火已熄,但那味道卻彷彿從未散去的瀰漫在他的鼻間,如同那一個人的身影不曾消逝。

眼眶微濕,睹物更思人。
──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他又想起來了。
無衣師尹的案前總會有一盞燈台,在永晝的慈光之塔,那盞燈總會點上燭火,他一直無法理解在終日白晝下點燈有甚麼意義。他只知道,對無衣師尹來說,那燭光彷彿代表了甚麼很重要的東西,所以那個人總會小心翼翼的延續著燭上的燈火。

雖然那不是那盞燈,但殢無傷仍點燃了香爐,未燒盡的薰草瀰漫出熟悉的味道,令殢無傷不禁將持著斗柄的手握得更緊。

「無衣……」

曾以為相見無緣,在他再度抬起頭的瞬間,那抹深紫卻站在他的身前,一如每次離開浮廊的背影。
分不出那究竟是幻影還是真實,他無暇思考,只是站起身來,奮力的跑向前,伸出手將那個人的手給緊緊握住。

如同第一次握住無衣師尹的手一樣,那雙手傳來的溫度仍不具有溫度。
依舊冰冷,卻十分真實。

他總算再度抓住了這一個人──

「無衣師尹……這次,吾絕不讓你再離開了。」

舊事˙小燭/完
———————————-
雖然拖了很久,但舊事篇寫到這裡就算是結束了(應該
至於結局再有續篇(有這東西?)之前大家可以自由想像XDD

雖說小哥在正劇經歷了風風雨雨,但果然對這配對依然有很深的執念…

每每看到這兩個人都有一種揪心的感覺
雖然在乎對方,但都太晚才明白
有時候人就會很執著於某一種心情或想法
真的等到人已經真正離開再也見不到的時候才會從那種執念醒過來
以為在乎的其實不是那麼在乎;以為不在乎的其實很在乎
正劇如此,只能希望在同人世界裡讓他們有個不一樣的結果或有挽回遺憾的機會

我總想,或許小哥也是因為恨不了,才甘願就這麼信著那道師尹虛構出來的雪謎吧
也用未敗前保他性命之類的誓言加鎖自己
至於師尹點的光,我自己認為那是一種希望慈光能永耀的寄託、希望自己能夠永遠記住滿手血腥是為了甚麼的初衷吧;;w;;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