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作者:君少
2020.04.01 重新建置,火影、金光文章已搬運完畢。其他文章仍在搬移中...
因主機限制,爆流量時會暫時無法訪問,請一小時後再訪。如發生歡迎至 plurk 反應

【殢師】續魂(下)

<續魂>下

 

無衣師尹從沒想過殢無傷竟懷著這樣的心情,在他的想法裡,殢無傷對他有恩卻無情,怎料的到原來殢無傷的情不比他淺?

恩怨兩清,不過是他一廂情願的宿念、只是勸自己放下殢無傷的藉口,他們之間要算的,早已算不清。而今明白了殢無傷的心意,無衣師尹思緒千迴百轉,喜的同時亦感悵然。

在這份感情或許在百年前便已萌發深根,但等到看懂的時候卻已經太遲,可是無衣師尹卻很慶幸,就算已經晚了,至少在這最後他能夠知道殢無傷的心意。

 

或許早已注定,他們兩人的結局就只能是如此了吧?

 

接下聖方軍師的職責時他就有這樣的覺悟──他歿,而殢無傷存──這是他以為的最好結局。

他從未貪求過能兩人能一直走到最後,只期盼殢無傷能不因他而累地活下去,就算最後他並不在殢無傷身旁也無所謂,所以他不希望再看到殢無傷再陷入另一個牢籠,他希望殢無傷真的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人生。

 

曾經欣羨著即鹿如此讓殢無傷這麼惦記著,但輪到他身上時,他卻希望殢無傷能忘了他。他不希望殢無傷再受任何人所困,就算是自己也不行,對殢無傷而言,他已經是一個過往的痕跡,不該再拖住殢無傷的腳步。

 

所以對殢無傷的感情就讓他這樣帶進墓底吧,只要不說出來,終有一日也會如即鹿那樣消散的吧?

 

他用著身體一樣顫抖的口吻道:「救命之恩也好,師恩之情也罷,讓你成了現在的樣子卻也都是因吾所致,是吾累了你至今啊……若你我不曾相識,你現在或許……」

 

未盡之語全數落入一個厚實的懷抱裡,他聽見殢無傷在他的耳際道:「收起你無謂的同情或是虧欠感,認識你,吾從未後悔!沒有你,便無今日的殢無傷,吾,從來無悔。」

 

──從來,無悔。

 

無衣師尹張大了雙眼。被那堅定的話語感動的同時,卻也越過殢無傷的肩頭看到了那把已不再垂涎的斷劍,令他又想回起殢無傷滿手是血握著沸雪石的樣子,淚滑落的同時,他用著破碎的聲音喊了出來:「可是……吾後悔了啊!」

 

對於很多自己所做過的事,無論是發生在別人身上,還是自己身上的,他從來沒有後悔過,比起後悔,他更願意選擇承擔後果繼續下一步,但對於殢無傷,他卻無法用同樣坦然的態度去接受這樣的結果。因為他,讓殢無傷離開了慈光之塔、讓殢無傷為了報仇導致功體被廢……而這樣的結果皆是因自己對局勢利益考量與私情的放縱。

 

他緊緊環著殢無傷,不讓殢無傷能拉開距離看見他現在的表情。「若是沒有將你一起帶到苦境就好了、若是僅僅是將你救出瀆生暗地就好了!吾不希望你報仇……為什麼看到信後你就不恨吾呢?與其變成現在這樣……吾寧可你恨吾利用你、恨吾親手殺了……」

 

「正因為吾做不到!」殢無傷吼了出來,「吾怎麼能恨的了?吾從來不後悔去找戢武王之子報仇!吾只恨自己當初竟讓你一個人走!被廢功體也無所謂,無法再持劍又如何?反正讓吾持劍的理由已經不在了!負了誓言,沒能保住你的吾,要劍何用?」

 

「你……」

 

「你若不在乎吾,何必管吾是死是傷?因為罪惡感?還是只因為你視吾為友?」

 

「吾……」

無衣師尹微張了口,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答案在百前年就已經很清楚,但從前說不出口的,如今又怎能說出口?「吾……視你為友,所以……」

 

「你騙吾!為什麼到了這時候還要騙吾?為何總不肯對吾說真話?」不讓無衣師尹逃避他的視線,殢無傷捧著無衣師尹的雙頰,「無衣……吾已不想再自吾臆測了,吾曾以為看透的東西不過也都只是你所展現的表象,如今吾只想從你口中聽到你真正的想法。」

 

幾乎是帶著央求的語氣,無衣師尹明白自己如今已無法在對殢無傷有任何偽裝。連自己也騙不了,又怎麼虛晃的過殢無傷?

 

「除了朋友,吾不敢再奢望更多……帶你一同前來苦境,確實是吾的私心,因為吾不願就此與你分別……」

 

埋首在無衣師尹的脖頸上,殢無傷貪戀著自這副身體散發出的熟悉的薰香。「是吾想與你糾纏一生。是你將吾從瀆生暗地救出來,也是你,讓吾從雪謎中走出。」

 

 

「無傷,你真傻……」

 

無衣師尹不知道眼眶是第幾次盛滿淚水,滑落臉龐的同時,被殢無傷伸手接起。

 

 

一度靜止的時間又流動起來,無衣師尹的身體變的輕了起來,他知道,他的時間到了,如同香斗裡一縷即將消散的煙。

 

殢無傷似是有所感應,抓住無衣師尹的手又加重了幾分。「別走……」

 

「吾若不走,你又怎能繼續往前?」

 

「吾不在乎。」他的時間就此停滯在此也無所謂,只要無衣師尹還陪在他身邊。

 

「可是吾希望你能走出來……走出困柩,再一次用你的雙眼去看看這個世界。吾曾經一度迷失,雖然裝作不在乎、用著這是必然結果的話來麻痺自己,但吾被珥界主作為棄子放逐到苦境時,突然有些迷茫,而你和撒手慈悲和吾一同來到苦境是吾最大的安慰。雖然很想回去慈光之塔,但也知道今生恐是無望,但在苦境認識了素還真和越織女,吾漸漸地找到了初衷,說是贖罪也好、說是自我滿足也罷,但至少吾在最後像是找回那個為了進入仕途的自己一樣……吾只希望你也能走出自己的世界,看到吾所看到、吾想看到的世界。]

 

「……這是你的願望?」

 

無衣師尹點頭的同時,殢無傷緊握住拳頭。

 

「無衣,吾的初心,原點是你,世界只有你一人也無所謂。若你希望吾這麼做,那吾就依你之願,用吾的雙眼代替你的眼睛。這一次吾無法陪你走到最後,但下一次,吾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走。」

 

他們的額頭相貼著,從來就算他們的距離再怎麼近,都像是有道看不見的薄膜阻擋在他們的面前,而今他們兩人分隔生與死的兩端,反而將人看得透徹。

 

「多久吾都會等你,所以答應吾,好好活著。」

 

無衣師尹的嘴角牽起一抹笑容,殢無傷一時之間找不出有哪個詞形容,只覺這個笑容與無衣師尹柔和的眼角十分和襯,也十分懷念。

 

記憶中,無衣師尹也曾經這麼笑過的。

那是真心真意發自內心,毫無虛假的笑容,就在他對無衣師尹說,若赩礦廢鐵能成劍,吾保你性命無虞的時候--

 

而現在,他又再一次看到這樣的笑容。

 

殢無傷緊緊握著香斗,手撫上無衣師尹微濕的眼角。

「不管你在哪,吾一定會找到你。」

 

無衣師尹主動傾向前懷抱這一個戀慕已久的人,即使現在他的身形已消散的快要無法感覺殢無傷的體溫。

 

「吾知道,你的諾言,從來不假。」

 

在最後一個字在殢無傷的耳邊落下時,最後一縷薰香已完全消散,那道紫影也化入風中,身形不再存於天地之間,又像是化作了雪,頓時雪漪浮廊裡飄起了像在寂井浮廊裡紛亂的竹花。

 

如同經歷一場如夢似幻,對殢無傷來說卻最是真實,真實到連痛都這麼讓人難以喘氣。

 

他曾用百年的時間去忘記即鹿,而現在,他只想用他的一生惦記無衣師尹這一個人。

 

 

無衣、無依,誰說你是孤獨的呢?

你想一人獨行,吾偏不允。

未來的路,有吾與你同行。

 

***

在無衣師尹消失後,殢無傷去了共仰瞻風,將無衣師尹的墓清掃整理後,便帶著無衣師尹的骨灰罈離開了雪漪浮廊。

 

他身上始終帶著沸雪石和香斗,循著無衣師尹的路走訪各個曾有那抹紫影停留的地方,代替無衣師尹的雙眼見證無衣師尹在魋山一役所換來的一切,旅途中他逐漸明白無衣師尹希望他能好好活著的理由──從前的他世界太過狹隘,一旦認定一件事就會過分深執其中,無可自拔,透過雙眼,他感受到天地之大的無窮無盡,他的心變的寬廣許多,不如往昔一樣被始終無法挽回的過往所困,只是他仍不認為這兩種生活方式有所謂的好壞。

 

放下悔恨與遺憾後再回想過往,突然看清了許多事,也明白無衣師尹到最後仍是算計了他,無衣師尹要他繼續活著,裡面也包含著希望自己能在某一天完全忘了『無衣師尹』這一個人。

 

「無衣,你這算盤倒是算的糊塗了。」殢無傷輕輕一笑,將沸雪石收入懷中。

 

儘管雙眼收納了多少景色、經歷了多少時間,他也不曾忘記那個身上總瀰漫著著薰香、拿著香斗的那抹紫影,反倒是那人的眉目隨著時間一筆一劃更加清晰的刻在心頭上。

 

這一次,他絕不失約。

 

* * *

 

時序更迭,又迎來了幾度百年。

 

一名獨臂的黃衣人來到共仰瞻風,他看著碑上的人名良久後,才說:「師尹,撒兒來看您了。」

 

他從行囊中取出一個紫色錦囊,從中發散的味道紫檀的薰香。

「這是老師您最喜歡的薰香,每次想起老師時,總會覺得好像聞到這個味道,彷彿老師您就在吾身邊一樣。」

 

在紀念碑前放著許多鮮花,但這次還多了一把鮮紅的劍與紫檀色的香斗交叉擺放在一起,互相輝印著。

 

最後一次見到這把劍時還是斷的,如今連斷痕也不復在,就像初見那名白髮劍者時擺放在劍架上的劍身一樣那樣完美。共仰瞻風的人說,這是每年都會來此的的白髮劍者在幾年前留下的。但留下劍的隔年,那名白髮見者便不再出現。

 

他看著此景,所有想說的話全化作一個笑聲,黃衣子最後只是虔敬的合掌後便走出共仰瞻風。四月春的旭日和煦的令人舒暢,他抬頭望向天空,欣慰的笑了笑。

 

 

『撒兒,記住吾以往所講過的每一句話,然後再一句一句將它忘卻,讓自己的心,在遺忘的過程中,飛往更寬廣的天空。』

 

那日,他聽從師尹的話,一句句回想,再一句句忘卻師尹所說的話,但他不曾忘記無衣師尹這個人的容顏,不曾忘記這個人身上帶著的薰香,不曾忘記,護在他身前讓他離開的那道,屈身卻堅毅的背影。

 

以及,那名高傲劍者在紛散的紙花片下頹坐在地,濕了眼框的嘆息。

 

 

 

續魂/完

——————————-

 

到這篇這系列也正式畫下句點。

可能還是有遺漏的地方,但已經盡力將想寫的事件和兩人關聯的物件寫出來了。

拖了很久…但總算還是補完了

雖然時間隔太久大概已經沒人等了(艸)

 

一直很心疼這個配對,但一扯到正劇的背景就很難讓他們甜蜜幸福了,儘管有努力想要朝向不科學的方式完結他,但還是覺得這樣的結局最適合他們。

(到底為什麼你們兩個會這麼適合淒美(?)又惆悵的結局阿TTVTT

 

最近又開始補起這兩人的片段,意外發現自己再布圈喜歡白紫配對還挺多的…

 

2020.04.25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