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作者:君少
2020.04.01 重新建置,火影、金光文章已搬運完畢。其他文章仍在搬移中...
因主機限制,爆流量時會暫時無法訪問,請一小時後再訪。如發生歡迎至 plurk 反應

【鼬寧】國王國王別逼婚! 29 END

異式童話系列之國王國王別逼婚!

29

離開短冊街,鼬和寧次在天色暗下之前,找了間下榻的旅社。看著離木葉王國的城堡已經越來越遠,寧次還是不放心的再三確認:
「鼬,你真的不會回去嗎?要是再走遠一點就會來不及返回參加佐助的選妃宴了。」

「嗯,這件事就讓佐助去選擇吧,感情這種事也不是我能替他決定的。」擔心是難免,不過該提醒的話他也說了,剩下就是佐助自身的想法了。

話雖然是這麼說……
「其實以防萬一,我還是有另外準備的。」
「準備?」
「嗯,過幾天他應該會收到信才對。」
「他?」

迎上寧次的疑惑,鼬略微苦笑的道:「也就是,佐助或許會有興趣的”蕃茄口味的冰淇淋”了。」別說佐助瞭解他的口味,他對佐助的喜好也能摸到八九不離十,只是佐助對自己的瞭解反倒不比他瞭解佐助的程度。

「蕃茄口味的冰淇淋…那會好吃嗎?」寧次意外的糾結在冰淇淋的口味,甚至還想像了一下味道的皺起眉頭。

「佐助的喜好一向都是怪怪的,我也很納悶。」重點是,佐助本人還一直認為自己是正常的,這點才叫鼬真正納悶。「說起冰淇淋,還是薄荷最好吃吧?」

「我以為你最喜歡的口味是巧克力或是草莓之類的。」薄荷對於又也未免太不甜了,寧次完全表現出他很意外。

「是這樣沒錯,不過寧次跟薄荷比較相近啊。」說話的同時,鼬從背後擁著寧次。「聞起來很舒服……」蠱惑般的,鼬在寧次的耳邊輕聲道,手下滑至寧次的腰際,輕輕一拉,腰帶應聲滑開。

明明氣氛如此良好,寧次偏偏突然很煞風景的說了一句「不過我還是相信,真要點冰淇淋吃的時候,你還是會點巧克力或草莓。」

鼬雙肩垂下,突然感到一陣無力。
──寧次,為什麼你每次都可以把好好的氣氛給破壞掉啊……

而且,還該死的瞭解他!

………………………………………………………………………………………………………………………
該是寧靜的夜晚,存在著宇智波鼬口中的「蕃茄口味的冰淇淋」的屋子傳出了一陣吼聲──
「離交稿期限還有五天……你真的交的出來嗎?」漩渦鳴人踱著腳,他真的嚴重懷疑眼前還優雅的喝的煎茶的傢伙到底能不能如期完成出版商的委託。

「真是傷腦筋啊,恐怕沒有辦法呢。」佐井眯眼微笑,即使被鳴人揪著衣領仍不改其色。

「傷腦筋的是我吧!我未來可是要當上火影的人啊!在下一任火影候選提名之前得完成任務達成數的最低標準才行!你就不能早點交稿好讓我完成任務嗎?」

雖然很生氣,但看佐井仍一副笑眯眯的表情,鳴人實在也提不起勁生氣,語氣轉為無奈。「真搞不懂”讓祭在期限內順利完成稿件”算什麼A級任務啊……跟好色仙人的一樣,簡直是詐欺!」他要是事前就知道才不會接這種任務。

「因為我們是知名的小說家和漫畫家啊~」

「好色仙人就算了,你不過是靠著把寧次的畫留在宇智波王國才紅起來的吧?」一聽到佐井提起,鳴人沒好氣的道。

「我可是促成一對好姻緣呢,身為日向寧次的朋友,你應該也很感謝我吧?」

「哼,只不過是巧合!你應該要慶幸寧次也同意這門婚事,不然我一定第一個把你揍扁!」當初聽到寧次為了逃婚而出走日向城堡的消息時,他頭一件事就是想找到佐井、一拳送過去!只可惜那時他怎麼找也找不到佐井。「話又說回頭…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畫完啊?」

「這個嘛~卡在一個環節,需要取材才行。」

「取材?那就現在去吧!」鳴人抓著佐井的衣領就要出門。

「取材的地點要到後天才能進去。」

「嗄?」

「畢竟取材的地點是在戒備森嚴的宇智波王國的皇宮啊。」

「宇智波?那個木葉護衛隊的大本營?闖進去是會被關起來的吧!要去你自己去。」

「放心,我有邀請函,可以正當地從大門走進去,不過只有我一個人恐怕進不去呢,鳴人。」

「為什麼一個人不行?」

「公主旁邊一定要站著護衛或是僕人比較像吧?書上寫過:公主是不能自己一個人獨自出門的啊。」

「……什麼公主?」鳴人皺起眉,他怎麼覺得他完全不知道佐井在說些甚麼。

「宇智波王國後天將替二王子,也就是未來的宇智波國王舉辦一場選妃宴,既是如此,要進入宇智波王國就非公主不可了吧?」

「沒必要是公主吧?寧次就不是。」

「鳴人你要知道,王子這種身份少的可以,在木葉裡大概也只有三位,再說還是裝成公主,行動會比較容易吧?」

鳴人怎麼覺得他跟佐井有代溝?要是行動,穿著伯爵裝的男性絕對比穿著裙襬拖地的女性還來的方便吧?鳴人不解的問道:「是裝做公主比較不方便吧?」

佐井雖然維持著一號表情,但嘆著氣的動作像是在感嘆鳴人的天真,佐井拍了鳴人的肩膀。「鳴人,你不會不知道宇智波家的人喜歡男色大於美色吧?不然你想做哥哥的大王子為什麼會取一個王子結婚?日向明明有兩位閉月羞花的公主,王國裡的人又怎麼會反而支持和日向的王子聯姻?」

佐井精闢的分析讓鳴人大徹大悟。他之前以為他的老師-卡卡西是個特例,宇智波鼬和寧次的婚姻不過是政治結盟,但確實若真是如此,又為何不選公主而要王子?

「在那種環境下生長、又深受哥哥影響的宇智波二王子,一定差不了多少,所以扮成公主會安全的多。」

突然覺得佐井的話也沒有什麼不對,湛藍的眼眸骨碌碌的轉了一圈,鳴人突然露出明了一切的笑容,「我明白了,我會幫你的。」鳴人神情認真的讓佐井無從插話。「放心吧!想我色誘之術已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又怎麼會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把你扮成驚豔全場但讓宇智波佐助看都不看一眼的公主呢?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佐井的笑容僵在嘴角,情況…是反過來了吧?「我…扮公主?」為免鳴人說錯或是他聽錯,佐井不確定的再次做確認。

「當然是你啦~我當天會好好做個稱職的馬伕兼護衛的!」就算不知道有誰會出席,但他至少知道小櫻也會去,所以要他穿著女性的禮服出現在小櫻面前?想都別想!
鳴人的手象徵大事底定般,大力的打在佐井的肩頭上,燦爛的笑容漾在嘴邊,炫目的讓佐井也回給鳴人一個微笑── 一個虛偽到不行的微笑。

他默默的想:看來下次去木葉圖書館要借的書,首選就是《掌握先機的108種談話技巧》和《男性COS女性角色心法大全》……

>> 穿著一襲禮服、儼然跟真正的女性沒兩樣的假公主真男人-佐井,以及頂著一頭耀眼金發、看起來就像公爵出身的馬伕兼護衛-鳴人,當他們一同出現在佐助的選妃宴時,將會掀起怎樣的風波?詳情請自己腦內補完異式童話系列之公主公主你在哪?

異式童話系列之國王國王別逼婚!完

———————————————————-

啊啊,總算是完結國王了啊!(超級大灑花

王子跟國王加起來可是長達了43篇阿…我真不知到哪來的時間跟勇氣把他寫完的…(寫這種童話長篇…作者也是需要一點愛與勇氣的阿哈哈…

雖是說完結,不過在<國王>1的時候就說了異式童話系列至少三篇

第一篇是蠍迪的王子王子你別跑~第二篇就是鼬寧的國王國王別逼婚~那第三篇就是寫在<國王>後段登場的佐助,當然另一個主角就是鳴人啦~國王和王子當然還少了一個公主,第三篇就是佐鳴的公主公主你在哪?

不過在諸多(?)考慮後,我決定異式童話3不寫了

雖然在國王放了些伏筆沒寫出來有點可惜啦…整個系列少了<公主>有點不完整,不過<公主>也是三篇中跟前兩篇關聯性最弱的,所以說他是獨立一篇也沒差

除了上面一點之外,時間不充裕,我也不喜歡留坑(如果開坑就會把他寫完,除非對這CP沒愛,所以如果因為沒有時間而一直把坑丟著會讓我有莫名壓力和不痛快感),再說這篇開下去絕對也是個至少10回的坑,所以時間有限下沒打算要開坑就是了,再說這篇我也還沒想的夠完整,目前只想衝<主人>的坑。(主人的字數已經超過國王了啦…啊哈哈…捂面)

開了也是怕寫不完斷坑,基本上佐鳴這個 CP 對我而言好像有種無法寫完的詛咒在,<十年>那個短篇就是個血淋淋的例子……

嘛啊~反正佐鳴的文章數很多,其中以童話為題材的也不少,雖然寫出來當然跟別人寫的還是不一樣的東西,可是還是覺得沒有必要再摻一腳,佐鳴文章之多,我這邊多寫一個少寫一個其實也是無傷大雅,再說也因為文章多、圖片也多,所以我對佐鳴基本上沒有怨念,(反倒是祭鳴還比較有怨念…真要這樣寫下去很能會演變成馬伕跟公主……?說實在馬伕跟著公主一同私奔這個劇情你們不覺得更萌嗎?←喂!請停止腦內妄想)

 

所以異式童話系列就到這裡結束囉~

第一篇是2008年一月初發的,差不多連載了2年多……雖然說漫長不過也總算寫完了哪!重點是自己也寫得蠻開心的,唯一可惜的是王子(跟國王比起來的話)篇幅太少~~~

真的很感謝一直以來都有follow異式童話的同好們~不管是看<王子>還是<國王>,還真是辛苦大家了

最後的最後還是感謝大家~

對這系列有什麼批評指教或感想的話,歡迎到留言給我喔~

 

以上

2020.4.5 加註
最開始發的總用有 32 回,這次只是針對章節內容少、以及角飛蠍迪的內容整個合到一回,全篇內容並沒有變少。如果有,那就真的只是我少貼到而已…請在留言提醒我~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