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作者:君少
2020.04.01 重新建置,火影、金光文章已搬運完畢。其他文章仍在搬移中...
因主機限制,爆流量時會暫時無法訪問,請一小時後再訪。如發生歡迎至 plurk 反應

【鼬寧】俘虜(二)

俘虜(二)

 

臉上感覺到一陣冰涼,寧次緩緩張開眼,「是你!?」

 

「吵醒你了?我是想幫你擦個臉,換上新藥。」一進門,鼬就見寧次躺在床上睡著了,欣賞了寧次甜美的睡顏好一陣子才開始今天的工作。

 

果然如自己所料,一碰到他的周身就立刻醒了,真慶幸自己欣賞夠了才動手。

 

將坐起身的寧次按回床上,持續著動作。

 

寧次躺在床上看著鼬,很意外的沒有反抗。「等我傷好了,你就應該會讓我回木葉吧?」語氣放軟不少,畢竟跟鼬對上沒任何勝算。

 

「…或許吧。」想了一陣子,鼬才回了話。

 

要讓他走,除非自己對他沒了興趣才肯放手,只是目前沒任何跡象。

 

「或許?我可不打算待在這一輩子!」別開臉,冷哼了一聲。看來這傢伙不管是軟是硬對他都沒用!寧次心裡開始盤算該如何避開打鬥離開這裡。

 

「你明知門沒鎖,為什麼不走呢?」

 

進來時發現房內一片寂靜還嚇了一跳,以為他竟能在自己的掌控內離開這裡,幸虧是睡著了。

 

寧次看了鼬一眼,又將視線移開。

 

「你已經說不讓我走了,難道我開了門就走的了嗎?」真是如此就算自己笨好了,還以為那是個再明顯不過的陷阱。

 

鼬揚起了笑容,「你說的沒錯,那是個誘敵的陷阱…」如果他真的開了門,就會給寧次一個適時的處罰,可惜的是他沒有。

 

真不知道是該為自己沒看錯人的對他感到佩服,還是為沒有藉口吃他豆腐感到可惜才好…

 

放下了毛巾,鼬將手放置在寧次的衣襟上,拉開。

 

「你做什麼!?」將衣服拉了回來,寧次的臉上浮上紅霞。

 

對這傢伙,真的是一刻也不能懈怠!

 

「我說過了,幫你換藥。」看著寧次的反應,鼬泛起笑容。

 

「不需要!」他緊抓著衣服,「你別再靠近我了!」這身浴衣,可是很好脫的…

 

「我先前替你包紮傷口時,你全身上下我都看過了,你不必…」

 

「不用你提醒我!」打斷鼬的話,在他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換掉時就已經知道了。

 

「那你還有什麼顧忌?」看到他誘人的身軀,要不是身上有傷口,或許當時自己就已經克制不了了。

 

見鼬又向前企圖脫了他的衣服,寧次的手抵在他的胸前。

 

「只要我醒著,你就休想像上次一樣!」

 

「也就是說,讓你睡著就行了?」視線停在寧次推著他的手,他很喜歡寧次觸碰他的感覺。

 

「你…總之,你不用在幫我換新藥了!」發現自己的話讓人扭曲了,寧次想結束話題,但鼬卻不。

 

「我說過只要你傷勢好轉就放你走,你不換藥…」

 

「那也只是”或許”!」寧次沒好氣的提醒。他以為這樣他就會上當嗎?

 

「是或許沒錯,但是你不換藥,你是絕對沒機會離開!」

 

想了想,鼬的話不無道理。他再怎麼樣也不會跟自己待在這耗上一輩子吧?「那我自己來,你出去!」

 

開始命令我了?呵…真是搞不清楚狀況的可人兒,我是處於絕對的優勢啊。

 

「我沒必要聽你的話,你只能選擇讓我脫,還是讓我看!」

 

頭一次聽到這麼無理的選擇題,寧次白了鼬一眼。

 

我都不要,行吧?

 

可惜連不想做答的權利也沒有。想說出口但自己又不敵他,那種會導致無謂犧牲的事,他日向寧次是不會做的。

 

分析了一下利害關係,寧次才決定,「要脫也要自己脫,你可別動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第一次這麼的栽在一個人身上…

 

轉了身背對著鼬,寧次開始寬衣。一瞬間,衣服滑至腰際,解開纏在身上的布條,一片雪白的背就這麼無所遁形的呈現在鼬的面前,令鼬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第一次替他上藥,倒是沒仔細注意他的背,沒想到竟是這麼引人遐想…

 

「藥給我。」並未轉身,只是將手往後身,許久都未有反應,寧次不耐煩的轉頭欲催,卻見鼬不知何時已經同他坐在床上,還坐在自己身後不到幾公分的距離。

 

「你,離我遠點…!」想挪動身體,卻發現鼬的手正勾著他的腰

 

「我來上藥,這次你沒得選擇!」打開藥盒,將一點藥沾在自己的手上,「轉過來。」

 

總覺得上了賊船…寧次為了鼬犯規而生著悶氣,不理會鼬的命令。

 

鼬見寧次絲毫沒有動作,揚起一抹詭譎的笑容。

 

不轉身,你以為我就拿你沒輒嗎?

 

令一隻手放在寧次的肩頭上向後拉,寧次失去了重心就這樣往後仰,最後,躺在鼬盤著的腿上。

 

兩雙眼,又這麼的對望著。

 

「我勸你乖乖聽話,反抗我對你沒好處。」寧次第一次遇到這種像是披著人皮的狐狸,既狡猾又霸道。

 

看著寧次呆住的表情,鼬不禁笑了出來,「有點痛…忍著點。」

 

先是從寧次胸口上的割傷擦去,範圍小但傷口深度不淺,寧次感到一陣刺痛,悶哼了一聲。

 

見此,鼬放輕了動作。

 

鼬的手一觸碰他的身體,他就覺得好似有一股電流留遍全身,這種感覺很酥麻…

 

寧次的臉上浮上紅霞,別開鼬的視線。

 

肌膚與肌膚的觸碰,漸漸挑起鼬的感官刺激。

 

很奇妙,他見過無數人臉紅過,卻還沒一個能撥動他心弦,挑起他慾望的人。日向寧次-他是頭一個例外!

 

情不自禁的,鼬移向寧次,再次吻著他的唇。

 

沒有反抗,透過吻,寧次知道眼前的男人並無惡意,輕輕的,很溫柔…

 

眼才要闔上,下一刻卻張大了雙眼。

 

鼬的手沿著腳踝一路上移,小腿…膝蓋…直到大腿。

 

上身已經毫無遮掩,衣服下擺又這麼被他撩起,寧次現在幾乎快跟光著身子沒兩樣了。

 

想開口阻止,但鼬還吻著他,他說不出話來。

 

趁寧次處於不知所措的狀態下,鼬的舌趁機翹開寧次的貝齒,與寧次的交纏在一起。

 

「唔……!」回過神來,寧次發覺事情越來越不受控制了。

 

要阻止…一定要阻止!

 

不停的扭動身軀表示反抗,只是沒想到這一舉讓鼬更停不下來。

 

他想要…想要更多!

 

是你先誘惑我的,就別怪我在你身上還有傷的時候……

 

放在寧次腰際上的手讓寧次原是躺著的身軀翻了身,使他貼在自己的身上

 

好不容易能夠呼吸,寧次喘著氣,還來不及反應,鼬已拉開寧次的腰帶。

 

正當他要進一步動作時,像是注意到什麼般,他停了下來。

 

有人?!…是鬼鲛。

 

緊皺著眉,鼬放開了寧次,「今天先放了你,剩下的傷口自己擦。」

 

寧次好不容易順了氣,才要抬頭罵人,卻發現他已經消失在房內了。

 

= = =

 

「找我?」一瞬間,他出現在鬼鮫的背後。

 

「你果然在這。”曉”下達了命令,我們得到”你的故鄉”走走了。」

 

聽聞”曉”,鼬才消了幾分的殺氣與怒氣,他一向討厭有人壞事!

 

「不會怪我破壞了你的事吧?」看著微慍的鼬,鬼鮫別有用意的笑著。

 

沒想到有東西能讓鼬產生這麼大的興趣,很難得,所以他才敢在這時候戲弄一下實力在他之上的宇智波 鼬。

 

「我勸你別想動他!」寫輪眼透露著殺意,是忠告,但警告的意味更深。

 

「放心吧!我沒興趣,也不敢動”你的東西”。」沒想到你會為了他這麼認真,對他的佔有慾竟然這麼強…

 

難得看到鼬生氣的模樣,鬼鮫心裡雖然好奇到底是何許人也能讓鼬這麼認真,但是他還不想去見閻羅王!

 

鼬知道鬼鮫不會輕舉妄動,恢復了一貫的冷靜。「…走吧。」

 

「哦?你就不怕他逃走?」

 

「逃?逃去哪?就算他逃的了,我也會追到他!」

 

鬼鲛暗自冒了冷汗,他從來沒看過鼬對一個東西有這麼大的執著,這麼強的慾望。「這麼想佔有他…為什麼不使用幻術,讓他死心踏地的服從你?」

 

「我要的是人,不是一個傀儡!」他從來都沒想過要把幻術施在寧次身上。

 

「…?!」鬼鮫眼中閃過一道訝異的光芒,鼬並沒有漏看,「怎麼?」

 

他迴避鼬的眼眸。「不…沒什麼,我們還是快辦完事回來吧!」

 

看著鼬的背影,鬼鮫暗忖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沒想到你不只是對他有興趣而已,你已經迷戀上他了。

 

你想要的…不只是他的身體,你最想要從他身上得到的,是一顆愛著你的心-

 

鼬…你自己知道嗎?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