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作者:君少
2020.04.01 重新建置,火影、金光文章已搬運完畢。其他文章仍在搬移中...
因主機限制,爆流量時會暫時無法訪問,請一小時後再訪。如發生歡迎至 plurk 反應

【楓櫻】 相親不相愛(二十九)

(二十九)

無衣師尹蹙著眉,讓對面的楓岫看著看著也跟著皺起眉。
算命的結果明明已經出來了,但師尹卻偏偏什麼話都不說,還面有凝色,看樣子就算不聽也知道這算出來的不是什麼好結果。

「我讓你如願算完命了,你可以幫我安排一下了吧?」

聽到楓岫出聲,無衣師尹才總算抬起頭,「你還真是執著,難道非他不可?」

「沒錯。」

「你真這麼愛他?」

「你這是多問了。」一想起拂櫻,楓岫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答案已昭然若揭,師尹也不再阻止,「唉,那你準備一下,我去替你安排出境的事宜。」

「你甘願放行了?」

「我本來就打算要讓你走了,看你的樣子我能不放嗎?」

──少來,你只是想到若我在這會破壞你的美少年後宮養成計畫!

楓岫也不點破,任由無衣師尹去忙了。在享用完許久未嘗的家鄉料理後,無衣師尹也將接洽的事情辦妥了。

「兩天後到與詩意天城的國界交界處,自然會有人來接應你。」

「謝謝你了。」楓岫這次倒是感謝的很真誠,畢竟有無衣師尹的從中周旋,讓他節省不少時間。「對了,關於雅狄王的事,之前本來是打算問劍之初的,不過問你或許更適合。」

聽聞這個名字,無衣師尹略帶諷刺的輕哼一聲,「對於那位我不願意承認的妹婿,我沒有什麼好說的。」

「即使如此,在那次的暗殺行動中,你還是派人掩護他們一家子離開慈光之塔不是嗎?」

「你搞錯了吧?當時我還是弭界主的輔師,你就沒想過那場暗殺其實是我向弭界主提議的?」

「對,暗殺是你主導的,但這行動最大的目的是製造雅狄王已死的消息,趁亂把雅狄王和即鹿送出四魌界。你特地把佛獄牽扯進來,就是為了消除弭界主的憂慮,讓計畫能盡快實行,畢竟當時的即鹿已有身孕,若是被發現孩子是生父是殺戮碎島的君主,即鹿絕對會被冠上叛國的罪名。」

「還真是精采的推論啊。」無衣師尹仍笑著,但眼底隨著楓岫的話漸漸失去溫度。「難怪你適合當作家,編故事的能力真是不差。」

「哈,小說是賣的不錯,但我的強項是傳記啊。」楓岫慢條斯理的輕啜著茶,「最近在著手的傳記是關於雅狄王的故事,你有興趣的話成書後送你一本。」

「你要送的話我當然收了,不過虛構的內容怎麼能當傳記呢,你不會告訴我你打算這麼編吧?」

「書末附上雅狄王的日記內容複本當作附錄,應該能大大地增加真實性和信任度吧?」

無衣師尹頓了一下,文風不動的笑容逐漸鬆動。「雅狄王的日記?」

「慈光之塔鎖國太久了,連雅狄王有親筆日記都不知道嗎?不然你以為佛獄的凱旋侯為什麼要平白無故地跑來跟我相親?」

無衣師尹總算知道兩個根本不在同個世界的楓岫跟凱旋侯會有機會搭上線了。「看來佛獄的目標是日記啊,不過暗殺的事就算雅狄王在上面寫了什麼,你也沒辦法證實他所說的就是事實啊。」

「沒錯,這部分會有爭議,所以我本來就不打算寫。」

無衣師尹有些意外的挑眉。「那你是要寫什麼?」

「雅狄王死後之所以將日記寄到我手上,希望我能將他的故事寫成書,主要用意是為了這些年跟著他離開家鄉、隱姓埋名卻沒有一句怨尤的即鹿。對於即鹿,他一直覺得虧欠,所以才想透過這種方式給她一個正式的名分。」

「呵,名分什麼的,即鹿根本不在乎。」

無衣師尹不以為意的打斷楓岫的話。楓岫深知無衣師尹出於對親妹的關愛,對雅狄王始終不諒解。

「是啊,可以說是雅狄王笨拙吧,但他開始寫日記的初衷,也是希望能讓關心即鹿的人能透過文字去瞭解即鹿在苦境的生活是什麼樣子,過得好不好。」

「既然日記是雅狄王寫的,那紀錄的角度也會有所偏頗吧?或許即鹿覺得很苦呢。」雖然嘴上依舊刻薄,但表情卻漸漸和緩下來。
「那個人淨是做些多餘的事,我就不懂即鹿到底看上他哪一點……」

「或許你看過書之後就能明白了吧,不過就算書上市了,你若是不出慈光之塔也沒機會看到。」

「都說要送我了,就不能貼心一點直接送到家嗎?」

「你會一直待在慈光之塔嗎?」

「我不在慈光又要在哪?我可不希望像你一樣要回慈光還得被當作包裹運送才能回來。」

明知無衣師尹有意裝傻,楓岫直接直入問題核心:「據我所知,殢無傷在苦境。」

聽到這名字,無衣師尹的眼角明顯跳了一下。「我知道,然後呢?」

「據我所知,你們已經結婚了。」

「是結婚了,但又不是不能離婚,反正他本來就從未主動來找過我,這次我也不會再去找他了。」

從無衣師尹口中聽到離婚兩個字,楓岫掩飾不了內心的震驚。畢竟從學生時代開始他就一直看著無衣師尹明著來暗著也來地追著殢無傷,甚至不惜放棄身為長男的自尊也想嫁給殢無傷的人最後竟然會要離婚。「發生什麼事了?」

「也沒什麼,這場婚姻本來就是我一手策畫,而非他願意締結的,如今我只是還他自由罷了。」

「你當真放的了手?」

以為無衣師尹只是開玩笑,豈知無衣師尹聞著焚香,一臉淡然的道:「放不了也得放,因為兩個月前我已寄給他一個包裹,裡面裝的是離婚協議書和結婚戒指,只待他簽字蓋完章後交到戶政事務所,我們便不再有任何關係。」

「你……」楓岫沒想過無衣師尹竟會做得如此絕然,連一點轉圜的空間也沒有。

看著這樣強自振作、裝作不在意而掛著微笑的無衣師尹,楓岫再怎麼善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雖然他以前常拿殢無傷來調侃無衣師尹,但此刻看到他的表情但也不忍心了。
畢竟他現在也明白對一個人死心蹋地是怎樣的心情了。

「以前無論我怎麼勸說,你都不願放下殢無傷,如今又為什麼……」

「只是覺得累了。時間足夠改變一個人,算命算到後來,也看清了許多事,感情這種事終究是強求不來的。雖然我當初算命就已經知道這段感情並不順利,一意孤行的結果就像當初算的一樣了。如今我卸下替珥界主算命的首輔之位,只想好好教導這些學生,此後我的生命就只剩這些學生了。對!學生們每個都這麼可愛,我何苦強迫自己面對那個萬年寒霜冰凍雪男的疏情冷眼?」

「你也不用這麼自暴自……」

「你不必再說了,反正在他的心中,我就是一個從頭到尾都在利用他的偽善之人……唉,不過他要這麼想也是沒錯,人自作孽,報應總有一天會降臨呢,連無忌先生都看得出我現在已經是進入亢龍有悔的命格了,哈。」

殢無傷一直都是無衣師尹的死穴,雖然無衣師尹臉上仍帶著暖笑,但楓岫也看得出這只是擅於作戲的偽裝,只是這回的笑容還真的有點勉強,大概是本人也裝不下去。他嘆了一口氣,「好吧,你們的事我也管不了,只是如果你想兩清你們的關係,還是再替自己訂一張機票到苦境去找他。」

「我就是為了不想看見他才寄包裹的,不然你以為慈光之塔的國際掛號會因為我的身份打折嗎?」

「但你想要離婚的話就得去,畢竟要辦理離婚,夫妻雙方可是要一起到戶政事務所簽章才算數。」

「……不是吧?你是說真的?」無衣師尹嘴角的笑容頓時有些僵硬。

「我學過法律,還做過婚姻糾紛的專題報告,你說呢?」

無衣師尹總算卸下偽裝的笑容,仰天遮眼。「我竟然又算錯了……」

待續

—-

殢無傷小哥的人名總算上線 ;;w;;
不過殢師的故事在本篇不會再多敘述,有機會有時間再寫成番外吧…(望天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