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作者:君少
2020.04.01 重新建置,火影、金光文章已搬運完畢。其他文章仍在搬移中...
因主機限制,爆流量時會暫時無法訪問,請一小時後再訪。如發生歡迎至 plurk 反應

【鼬寧】給我抱抱 02

回到居處,鼬始終將貓抱在手上。

他知道如果把貓放下來,那隻貓絕對會用盡任何手段逃跑,當然他不會讓牠得逞。

 

手快速的結了印後,才將貓放下來。「你可以在這間屋子裡亂跑,不過千萬別跑出去,我在外圍設下結界了。」他當作貓聽得懂他所說的話,轉身走出房間.。

 

貓一接觸到地板卻沒有到處亂跑,只是靜靜地坐下,環視了四周,兩眼旁逐漸浮現青筋。

『寧次,對於曉的情報我們知道的太少了,經過上次的任務…你應該知道曉的巢穴在哪吧?我要你做的,是觀察!不需要深入探查,只要看洞口附近觀望他們最近有什麼行動就好了。』

 

寧次自四天前接收到綱手的可稱為S級的任務。

身為上忍處理S級任務也不稀奇,他很平靜的接受了這個任務。

 

花了三天的時間抵達曉的大本營,觀察了一天都沒有發生什麼怪狀,也無人進出。直到這天…先是那其中兩個曉的成員回來,因為飛鳥停留在樹梢發出聲響導致他的行蹤被發現。雖然趁著混亂之際使出變身術,以保身為木葉忍者的身分不被揭穿,但是很顯然地……變身成貓絕對是個錯誤的決定!!

 

雖然拜貓所賜,一般人不會因為留意他的白眼而起任何疑心。

可是變成宇智波鼬,那個有著寫輪眼的S級叛忍的寵物絕對非他所願啊!

不過冷靜想想,即使被鼬帶來這間貌似是他的住所的地方,還是能繼續他的任務,就某種意義上,這比他身為日向寧次還要方便進行任務。

 

觀察方才鼬所設下的結界。果然如他所想的是一些他能解開的簡單結界,畢竟鼬只是想阻止一隻貓跑出去,不至於設下高難度的結界。

 

看來曉的成員都確定眼前的貓的確只是普通的貓呢!

寧次微微的揚起笑容。這是他第一次將變身術拿來變成動物,一切都那麼順利還真讓他有些成就感,雖然變成貓不是件挺光榮的事就是了。

 

好吧!事情竟然已經演變至如此,他也只能繼續下去,等到收集的資料充足、又有逃脫的機會再說了!

 

過了不久,鼬回來手上多了個醫藥箱,看到牠還安靜的坐在那。「真是乖,因為傷口在痛嗎?我先幫你包紮吧!」

 

雖然宇智波一族自古以來都養忍貓,但他對動物沒興趣,出任務也不曾帶忍貓,所以這還是他頭一次養寵物。

但就算是第一次,不過對他而言養隻寵物並非是件難事,反正貓就跟人沒什麼差別吧?

他一邊想的同時,也幫貓包紮好了傷口。

 

站起身來,他想到一件重要的事。「對了,你應該還沒吃東西吧?我看看這裡有什麼食物…」

 

晃了一圈絲毫沒發現有任何食物的蹤跡,可能最近他都待在基地裡等人把禮物送上來而都沒回到這吧!尤其是迪達拉,竟然讓他等上十天…

思忖了一會,他決定出去買些食物。「我出去弄點吃的回來,你乖乖待在家等我回來。」他將寧次抱起來,摸了摸牠的頭。「對了,還沒幫你取名字……叫什麼好呢?嗯……」

 

被鼬盯的很不自在,寧次下意識的垂下了頭。

叫什麼都好啦!反正又不是當你一輩子的寵物…

 

「叫小白?」

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寧次以甩頭做為抗議。再怎麼說這名字未免也…太那個了吧?

 

「小花?」

他嘆了一口氣。反正鼬取名字的功力大概只有如此了,寧次放棄繼續期待。

 

頓了一下。

不對啊!他幹麻期待?反正再過幾天他就會變回寧次回到木葉忍者村了,叫什麼根本都沒差啊!唔,他是怎麼了?

 

悄悄瞄了鼬一眼,發現鼬正以很認真的表情在思考新寵物的名字。

不知道為什麼,寧次突然很想笑。這傢伙一定是個完美主義者,面對這種小問題根本沒必要這麼費心思的!

但是這樣的鼬又讓他一點也聯想不到他竟然是五年前滅了族人的叛忍,怎麼說呢?有種純真的感覺……

好吧!他決定不管鼬下一個爆出的名字有多麼俗都不抗議了,因為說真的,他也是有點餓了。

 

「對了,你很安靜…叫小寧怎麼樣?」

 

嗄!?寧次嚇了一跳。

奇怪!不取小安、不取小靜,偏偏取個小寧做什麼?害他剛才差點嚇出汗…

這個人該不會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了吧?

 

「嗯!就叫小寧吧?」鼬很滿意在天人交戰後得到最後的這個名字。「好了小寧,我要出門了,乖乖看家。」語落的同時,鼬的身影也消失在屋內。

 

面對著空盪的房子,寧次怔了一會兒,才開始繼續他的任務。不管小寧這名字是怎麼來的,他都打算當作是巧合!

先用白眼進行地毯式搜索,但沒發現任何可疑東西。

 

「唉,待在這根本不太可能找到有關曉的蛛絲馬跡…這麼說來在基地外進行監視得到的情報或許還會多一點。」得到這個結論,寧次打算捨棄這個還變不到一天的身分。反正那種用來嚇唬小貓程度的結界要解開根本不是問題,只要有時間的話就能解開,然後,走人!

 

點一下頭,寧次決定開始實施這個計畫,才要走到門邊,豈知鼬已站在玄關。

他嘴角抽動了一下。他是…還沒出門嗎?可是剛剛用白眼的確沒見到他的身影啊……

看到鼬手上已多了一個紙袋,寧次知道剛剛可以溜走的時機已過。

 

這人到底是用什麼樣的速度……寧次突然無力的攤在地上。

 

「你還出來迎接我?」蹲下身,他摸摸寧次的頭,「真乖,之前還那麼凶悍的…一定是餓壞了吧?吶。」

 

當初很凶悍是因為不想讓鼬抓去,不過都已經被抓來了還有什麼好反抗的?他認為現在還是安分的等待下一個時機來臨才是上策。

寧次抬眼看了一下鼬剛才出去到底是買了什麼。

 

這是……貓飼料?寧次開始覺得頭痛了。

他從外表來看現在是貓沒錯,可是骨子裡還是人類啊!叫他吃貓的食物…有沒有搞錯?不吃!

 

他頭偏了過去表示他對貓飼料完全沒興趣。

「不喜歡嗎?」蹙起眉,鼬看了飼料一眼。「好吧,要是我看了也不會想吃。」他點了點頭。果然貓跟人沒什麼差別的論點是正確的!「那吃魚吧。」

 

寧次高興終於聽到身為人而可以入腹的食物。轉過頭,那盤子裝的的確是魚,可是……

他再次偏過頭去。

 

「小寧,你未免也太挑了吧?」

 

寧次瞪了鼬一眼。

什麼挑?你以為貓吃的魚是生的嗎?你好歹亨煮一下吧你!

 

「喏,牛奶,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了。」鼬的言下之意是:如果再不喝,他會用盡各種手段讓牠填跑肚子。不過看到貓乖乖的喝起牛奶來,鼬也鬆了一口氣。

畢竟他對人既然都不濫殺無辜了,對小動物當然也不贊成使用殘忍手段。

要調教一隻貓嘛,只要威嚇就足夠了!

比如呢?

 

看牛奶已被喝的精光,鼬將東西收拾乾淨後,再次走向寧次,停在與寧次(以貓的步伐而言)有十步之遠的地方,蹲下來,手朝著寧次揮了揮。

 

寧次看著鼬貌似是叫他"過來"的手勢。

 

那是什麼啊?寧次瞇起眼。

拜託!那男人把他當作什麼了?揮之則來的寵物?太可笑了!

他偏過頭,打算來個不予理會。

 

「小寧,過來抱抱。」鼬當貓只聽得懂語言,乾脆直接命令。

 

抱、抱抱?寧次的臉不覺得浮上紅暈。

明白鼬的意圖,本來就沒打算走出一步,現在更不可能服從!

他冷哼了聲。

 

「吃飽了就不把主人的話當作一回事?」

 

就算沒吃飽也不打算把你的話當一回事!寧次暗忖,繼續無視鼬的手勢和命令。

 

鼬將寧次的反應收入眼裡,絲毫不慍反而還揚起笑容。

 

怎麼威嚇一隻不聽話的貓?比如嘛……像這樣。

 

一隻苦無精確無比的插在貓爪前0.1毫米的塌塌米上。

寧次冒了冷汗,看著他差點又要見血的腳,呃…正確來說是貓爪才對。

 

這傢伙是真的想刺到我嗎?寧次悄悄抬眼看著鼬。

 

「願意改變心意了嗎?」鼬依然笑臉迎人,看在寧次眼裡,那副嘴臉實在可惡!

根本是威脅嘛!他有種衝動想解除變化跟鼬打上一場!但他可是日向寧次,標準的現實主義者,衡量現在的情況解除變化絕對是最不明智的戰略。

他可不是笨蛋,這種明顯叫做在送死的舉動他還會做嗎?

 

忍下滿腹的氣,寧次漸漸恢復冷靜。

 

雖然這種天外飛來一枚暗器的情形身為天天同伴之一的他早就習慣了,但他很清楚天天絕對不會射中他。但是眼前這麼男人究竟只是警告還是真的想處罰可沒人知道啊!照他剛才因為警覺到而縮了前腳的情況看來,鼬八成是真的想射中他!畢竟,一般人不會以為貓可以躲過這種攻擊吧?他看起來又不像忍貓!

 

很好,宇智波鼬你給我記住了!瞪了居高臨下的鼬一點,寧次百般不願意的慢慢走向前。

一找到時機他得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因為賭氣受傷而拖延脫身時間的事他可不做,反正這筆丈日後報仇也不遲!

 

看著貓終於走到自己跟前,鼬滿意的伸出手,意示牠跳上來。

很明白鼬希望自己做什麼,寧次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乖乖跳上鼬的手。「很好,小寧,就是這樣!以後我叫你給我抱抱的時候你就要自動跳上來,懂嗎?不過以後你的動作最好再快一點,我不知道下一次我的耐性剩多少唷!」寧次看著鼬笑瞇瞇的說著明顯是在威脅的話,要不是他還保有身為人的尊嚴,不然他還真想將某人的手指一口咬下。

 

他都已經退一步了,鼬還得寸進尺要他退幾步還甘心啊?他有種長期培養的優良修養正在慢慢瓦解的感覺……

 

鼬找了墊子坐下,將寧次放在腿上,輕輕摸著牠的頭。

本來還氣在心頭的寧次,看著這樣對待自己的鼬,氣又頓時消了大半。

好吧!他承認鼬不命令、不威脅的時候還挺溫柔的,當鼬的寵物或許幸福還比可憐的時候還多一些,可是他是人又不是來當一輩子寵物的!不能這樣一直拖下去……

 

在寧次還在思考有什麼其他脫逃的方案時,鼬用食指抬起寧次的下顎,盯著他看。

又…又想要幹麻了啊?他有種不好的預感,至少從鼬的眼神看起來是這樣沒錯!

 

「既然決定要養你,應該去買個項圈回來給你戴才對……」鼬的喃喃自語被寧次聽的一清二楚。

 

項圈!?沒搞錯吧?他可是木葉忍者村的上忍日向寧次,變成貓是權宜之計,哪底是為了當這傢伙的寵物啊?

他才想要跳離鼬的身邊就被鼬抓住。「算了,就用這條項鏈好了。」

寧次眼睜睜看著鼬慢條斯里的解開那條鼬長期以來都戴在頸上的項鍊,再把項鍊戴到自己的身上而完全沒有任何辦法阻止,他萬萬沒想到鼬為了騰出兩隻手還叫出影分身…這個傢伙實在太卑鄙了吧!

 

抱起寧次,鼬的唇微微揚起十五度角。「不錯嘛!還挺適合你的。」把玩著現在已移到寧次身上的項鍊,鼬再次摸了摸寧次的頭。「這條項鏈標示著我宇智波鼬這個人,戴上這條項鍊代表你已經成為我的所有物了。」

 

寧次只覺得他的腦中轟轟作響,好像有一種比咒印更可怕的命運正加諸在自己的身上。

 

「小寧,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唯一的主人。知道了嗎?」

 

日向寧次,木葉忍者村的優秀上忍,一夕之間成為了木葉S級叛忍-宇智波鼬的所有物…呃…應該是專屬寵物才對!這是他頭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欲哭無淚,也是頭一次暸解到原來自己的修養並沒有想像中的好。

 

我˙一˙點˙也˙不˙想˙知˙道˙啦!他在心中憤怒地大聲吼叫著,可惜造成他快暴走的始作俑者全然不知,還愉快地與今天才結緣的愛貓玩著拋高的遊戲……

 

>>>到底日向寧次的命運是?TO BE CONTINUE…….

 

--------

雖然是賀文,不過字數不小心又寫太多了

 

這篇的鼬因為養了寵物使用了一些措詞像是抱抱啦這種不像他會說出來的話

不過我的淺意識一直覺得鼬應該是悶騷型的吧!(?)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